亚洲桥牌介绍之印尼篇

印度尼西亚半途接手亚运会,对他们来说需要做的事情很多,然而雅加达亚运会中却增加了桥牌这个6块金牌的项目。对于如此小众的桥牌运动来说,印尼方面第一次把桥牌带进了大型综合性运动会,做到了世界桥联几十年来都梦寐以求但无法做到的,对桥牌运动来说可谓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在世界桥牌运动的历史上,雅加达亚运会的桥牌比赛将永载史册。

那么印尼方面为何要把这项小众运动推进亚运会呢?当然因为桥牌在印尼的影响力,印度尼西亚也是亚洲桥牌强国。

在印尼,桥牌知名度很高,有一种说法:在印尼称得上世界级运动、能拿世界冠军的除了他们的国球羽毛球,就是桥牌了。

印尼传统上是荷兰的殖民地,他们现代的体育项目也始于荷属殖民地时期。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印尼羽毛球称雄世界羽坛,而从六十年代开始到七十年代以来,印尼的桥牌运动在亚洲乃至世界牌坛上一展风采。

从1962年印尼在马尼拉首夺亚太桥牌锦标赛冠军开始,印尼共夺得11次亚太冠军,排在中华台北之后,中国之前列第二位。印尼桥牌70年代开始称霸亚太,90年代逐渐走向巅峰,分别在1996年、2002年获得世界亚军,继中华台北之后再度成为亚太地区的世界级强队。2003年,印尼名将Sacul、Lasut、Manoppo率领的印尼队在马尼拉亚太锦标赛上拿走了他们最后一个亚太冠军,应和了他们41年前第一届亚太冠军的福地。之后印尼三虎将转战老年组,希望为印尼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印尼老将们经过多年的努力,在拿到了好几个世界亚军和季军之后,始终与世界冠军无缘。昔日的亚洲对手中国、中华台北、日本先后都拿到了世界冠军,而一度的亚太霸主印尼队却与世界冠军越行越远。

2014年在三亚,印尼国宝Lasut/Manoppo终于在世界桥牌大赛老年双人赛功德圆满,为印尼拿回了梦寐以求的世界冠军,自此,印尼桥牌也终于享受了属于他们的幸福时刻。

亚运会在印尼举办的消息传来,作为印尼地位颇高的桥牌自然也希望进入到这个重要的运动会之中,几经努力,终于如愿。印尼桥牌最近十年来开始走下坡路,老将越来越老难以支撑大局,年轻的新人比较缺乏而且质量也差,不仅与中国的差距越来越远,就连中华台北、日本、香港、泰国等也不把印尼放在眼里。既然把桥牌推进亚运会,印尼当然也不希望给他人做了嫁衣,于是他们在亚运会的设项上煞费苦心把东道主的优势用足。印尼方面自知综合实力与中国相差太远,人才储备更是没法比,所以他们取消了中国最强、最有把握的项目女子团体,把自己的女将分在混合团体和超级混合团体中,并且利用自己掌握项目信息的优势暗自训练,印尼的亚运准备工作,从去年百慕大杯结束就开始了,在海南桥牌节上,印尼的桥牌团队集体亮相,才让我们知道,他们现在在为亚运准备着什么。

进入到亚运最后的冲刺时刻,印尼亚运桥牌队周游世界进行拉练,同时在情报工作上对外调研对内保密,直到6月报名截止,我们才知道最终印尼团队的报名名单。同时印尼放弃了在印度果阿的亚洲杯比赛,对亚洲各国和地区而言,亚洲杯是亚运会前最好的练兵机会,而印尼为了雪藏阵容和主力,特意避开亚洲杯自己却远走土耳其,隔岸观火看着亚洲各国地区进行厮杀,他们悄悄掌握了对手的秘密······

如此功于心计的努力,一切都是为了在亚运会上拿到桥牌的金牌,是啊,上届亚运会中,印尼代表团一共才获得4块金牌、5块银牌、11块铜牌,谁能说他们不想着6块金牌的桥牌这块大肥肉呢?如果在桥牌比赛中获得金牌,印尼方面的奖金每位运动员超过10万美元,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这种情况下,印尼牌手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摩拳擦掌力图登上最高领奖台。

本次亚运会的印尼桥牌队共24人,年龄最大的是参加超级混团的Bambang Hartono,今年79岁,他同时也是印尼首富,桥牌能够进入亚运与他的贡献密不可分。年龄最小的是参加女子双人赛的Ernis Sefita,今年25岁。印尼桥牌队中最知名的世界级牌手是他们老年世界冠军71岁的Lasut和73岁的Manoppo,作为印尼的国宝级牌手,他们将参加男子团体赛和男子双人赛的争夺。印尼队还有一位牌手Marcella Lasut,她是老Lasut的女儿,她将参加混合团体赛和混合双人赛的争夺。父女同台为印尼争夺亚运金牌,也是一段佳话吧。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