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追求击剑梦 潘绪哲半工半读还当洗碗工

击剑是一项相对昂贵的运动,起步较晚且经济条件不优越的潘绪哲为了筹集出国比赛的资
金,曾身兼数职,甚至在紧急关头不惜去餐馆当洗碗工。
23岁新加坡击剑手潘绪哲,为了筹集出国比赛的资金曾身兼数职,甚至在紧急关头不惜去
餐馆洗碗。近期在世界舞台上击败了东京奥运会冠军的他,盼望明年能代表新加坡参加在
泰国举行的东运会。
这名目前就读于新加坡管理学院计算机科学系的学生,从未入选过击剑少年或青年国家队
,但他却凭借今年2月份在海登海姆男子重剑世界杯团体赛上,战胜来自法国的东京奥运
会男子重剑冠军罗曼·坎诺内,并在3月的全国赛中获得冠军,而直接入选国家队。
对此,新加坡击剑总会技术总监米利用“惊人”来形容潘绪哲的成长之路。
起步较晚 经济条件不优越

潘绪哲首次接触击剑是在中学,当时就读于中正中学(义顺)的他在选择课外活动时,因
觉得击剑是一项很酷的运动而加入了击剑队。尽管他当时成绩不佳,但依然十分热爱这项
运动。

到了理工学院,潘绪哲才开始更加认真地对待击剑,在一名学长的推荐下,开始去国家训
练中心当陪练。他在和新加坡高手对抗后,有了提升水平的动力,开始增加去国家训练中
心的次数,技术也越来越好。
米利在采访时透露,新加坡的出色击剑运动员多数在私人俱乐部或学校训练。在私人俱乐
部训练的击剑手须支付昂贵的费用,在学校训练的则在离开学校后,普遍会面对没有训练
场地、教练或陪练的情况,因此起步较晚且家庭条件一般的潘绪哲,在提升击剑技术的道
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难。
潘绪哲分享说:“我不像多数击剑手那样有自己的俱乐部和场地,所以在疫情时没有地方
训练。幸运的是,当时国家队中的一名队员有自己的俱乐部,他让我到他那里训练。随后
当兵的时候,也是想训练但没地方去,于是找了新加坡体育学校的教练帮忙,庆幸他答应
让我去那里训练。”
出国参赛 表现亮眼
去年11月,新加坡击剑总会批准了潘绪哲提出想参加瑞士伯尔尼世界杯击剑大奖赛的请求
,让他有了与世界高手交手的机会。
虽然得以出国参赛,但机票、报名费、住宿费等,潘绪哲都得自掏腰包。幸运的是,他在
瑞士表现出色,得以从小组赛出线,并在淘汰赛中赢了一场,让他在新加坡男子重剑的排
名上升至第三位。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