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人间 文/杨蓉

去绣溪公园。一杯茶,一本书,一个人,和园子相守一个恬淡的午后。眼前碧波粼粼,绿意参差,树木环合。上百年的紫薇立在身后,粉红的荆棘花藏在灌木丛里,阳光依然透过红枫洒在她脸上,明媚娇俏的如往昔走在乡间小路上的少女。

鸟鸣幽幽,从茂密的浓荫里传来。有些年头的园子,自有一种宁静浑朴,让人的心澄澈明净。这园子见证过我昂扬的青春,勇敢的爱情,也记载了我默默的努力,思索的脚步。这二十多年的时光啊,有多少人事改变了模样,唯一不变的是与她仍如初相见,而在时光濡染里生长出深情和眷恋。或许,绣溪公园就是我的地坛,而我是她里面的一颗草木。她注入我心中的一脉绿波,荡漾着永恒的诗意,滋养着生命。我们互相书写,各自成全。

一只小麻雀立在柳枝上,颤抖地摇曳,带着惴惴的喜悦。两个老奶奶经过我身边,讨论着一株栀子花的香味,那花白的头发里也散发着岁月的香气。有老人推着童车过了洗心亭,车里的小孩扭过头望着我,那双眼睛里盛着整个世界的美。

去图书馆。人比从前多多了,多数端坐在木桌前,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室外的合欢安静地生长着,安静里有笃定的力量。初夏的空气里,仿佛弥漫的都是这样一种力量。草木潜滋暗长,没有繁花明艳,也没有果实挂在枝头,这是一个过渡的季节,充满着想象。

人要真实地活着,何其难呢?这是常常不期而驾临到我心中的命题!遵照内心,贴近自我,在日常里渐被碾压成遥不可及。而每一次去图书馆,就是与那个真实的自我相会。哪怕只是刹那相逢,足已会心一笑。说明尘世中的那个我没有走远,没有走丢,还能找到来路。有精神家园的人是能安静下来的,并享受着孤独。而我的孤独,是逐渐地丰盈了。

午后,走在去学校的路上,香樟的香气萦绕着,阳光洒然。忽然觉得,这么多香气,这么多阳光,都是我一个人的。真的好富有!我把这句话发在qq“说说”里。有人留言“特别喜欢香樟的细微花香,是属于南方四月的味道,北方没有,很怀念。香气从回忆里晕开,是一杯深夜伴读的茗茶,久煮却不会乏味,历久弥新。我是个工笔画者,生就喜欢那些细微的感动,人生除了写意泼墨挥洒般的豪气,还有一种三矾九染、洗净浮色的精细。积淀再积淀,这也是一种沉着冷静的美。”

夜深人静,读到这句子,想到了这个曾有一面之缘的写意女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自有一种清远深美。祝她在北方,时光静好!

阳台上一株芦荟,蔫蔫的,叶子泛黄,原打算拔了扔掉。后来搬去一大盆葱郁繁茂的乌樟木,像个英雄守护在一边。又买了一盆茉莉摆上去,小小的白花点缀在绿叶从里,散出幽幽的香。一段时间过后,芦荟精神抖擞,和从前判若两花。原来花木也需有伴,声气相投,才生机盎然,情意葳蕤。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人都是隔着星宿住的。我们每个人都独自走在一条郁郁苍苍的路,写作者尤为孤独。在路上,不期待心灵的渗透,而若有同类的映照,是多么温暖的事……”这是一个诗人朋友说过的话。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一直漂泊在路上。

雷声隆隆,闪电在车窗外蜿蜒开放,音乐响起,明日退隐到远方。坐在车内的我,伸出手,想遮挽住此刻的一寸夜色。风从指缝里穿过,雨点滴落在手心。这样的夜,气势昂扬,却清凉柔软的让人忧伤。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黄昏,开车穿行在小城,在一片市声中悠然意远。看着两边行色匆匆的人群,想起一句话:每个行走在大地上的人都不容易,心里涌出了温柔。去绣溪公园附近的黄泥湾,看外婆。外婆和小姨租住在这里。这里仍有狭窄悠长的青石板小巷,固执地保留着老城古老的形象和记忆。而现在,赐给了我许多温存的絮语。

我来这里取过韭菜饺子、蘑菇烧麦,或是她们用刚上市的的豌豆拌着面粉炸的饼子……在这里,我是那个坐享美味的人。如同此刻,我看着她们坐在小板凳上,一丝不苟地挑选出一颗颗新鲜的桑葚,再洗净、泡桑葚酒,我只等着品尝好了。她们用一串串的细节踏实而生动地表达着对生活的爱,对我的爱。

金银花开在墙头上,月光下开得荼蘼。一股浓郁绵长的香气传来,让叠夹在团团簇簇的暗影里的白棒槌变得神奇,流泻着几分仙气。站在木门前的外婆说“开车慢点啊”,苍老的叮嘱里有一种岁月的慈悲,让驻留在花下的我一阵恍惚,今夕何夕?

草木人间,多少深情和美意,伴我前行。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