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轮印尼接侨记

(编者

光华轮是一艘上世纪30年代英国造的远洋客货轮,原名“斯拉贝”,曾是风光一时的现代化邮轮,1959年停航报废。

1960年,印尼反华排华,大批受迫害的华侨急需回国,而当时我国没有远洋船,为了方便接侨,为了趁此时机发展我国的远洋运输事业,国家下决心建立起自己的远洋船队,通过捷克公司从希腊轮船公司买进这艘船,即后来的光华轮。

1961年4月28日,一个值得中国人民永远纪念的日子,也就是广远公司成立的第二天,光华轮奏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向远洋事业进军的第一声汽笛,开始了它的处女航 — 驶向印尼接僑。

1961年4月28日,对于广州黄埔港来说,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日子。这一天,从中央到广东省、广州市,一大批领导云集黄埔港,为一艘客船——“光华轮”送行。前来送行的领导除了时任交通部部长王首道、广东省省长陈郁等人,还有南海舰队司令员曾生。一艘客船的一次远航,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南海舰队司令员为什么会来参加一艘客轮的首航仪式?就让尘封的档案来为您解密——

“光华轮”驶向印尼

时任光华轮政委袁业盛回忆首航的情况时说:“欢送完之后,光华轮就离开了码头。途中,我每天晚上都要架着望远镜,四处看看。发现每天晚上好像都有兵舰的两个航行灯跟着我们。白天没有,晚上八九点钟到十点钟就看得到了,到一两点钟再出现,快天亮时又消失了。当时在北纬15°左右,国民党在南沙群岛还有一个营两个连在那儿巡逻,我们很担心他们劫持光华轮,这可是首航啊。不过很快我们就明白了,中央安排得很好,南海舰队司令员曾生也参加了我们的首航仪式。我们看到的军舰就是南海舰队派来护航的。”

时任中国远洋运输公司广州分公司船舶技术科科长卓东明回忆:“首航的光华轮上还有一批海军战士,穿着便衣作为船员执行保护任务。民用船舶到国外如果有军队可不行啊,但按照一般的国际惯例,商船也可以带有一些轻武器自卫。我们就带了一些机枪、轻机枪,以便万一在海上遇到抢劫、空袭等突发情况时使用。

原来,当时南中国海的局势并不太平。对于我国沿海船只和悬挂外国旗的船只,台湾当局一直在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因此光华轮在出发前就研究过几套方案,一旦遇到国民党军舰的骚扰、挑衅,我们不开第一枪,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船上昼夜都有几套人员值班,出发和返航都要提高警惕,防止国民党海军劫船。光华轮两次碰到过国民党的小炮艇,好在没有发生冲突。

光华轮冒着重重危险,到达目的地印尼之后,面临的情况也异常紧张。广东省档案馆有关光华轮的档案中,有一件是这样记载的:“我轮进入印尼棉兰港时,印尼右派采用各种办法进行侦察监视……我轮停靠码头后,海面有小艇巡视,码头上有警察、宪兵等十多人站岗,还有便衣监视。码头两侧树林中,隐蔽着机枪、大炮,对准我轮。”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一艘客轮会让印尼政府如此紧张?光华轮又为什么要去印尼?

原来,光华轮去印尼,是为了接难侨回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东南亚地区殖民主义退出,民族国家纷纷建立,其国内的民族矛盾发生转变甚至激化。由于华人在当地的社会地位、华人对当地经济与文化事业的影响让东南亚国家十分敏感。加上当时帝国主义和外国反动派散布谣言,说中国利用“过多”的人口向外扩张,利用华侨“进行颠覆活动”,使排华成了东南亚国家的一股潮流。

光华轮服务员潘彩娇是那段往事的目击者:“那时候我们的难民的确很惨,半夜三更,把他们赶到集中营里。他们什么都没带,有的穿着睡衣,有的光着脚,就这么上船的。”卓东明记得:“排华最厉害的时候,华侨经营的商店被纵火抢劫。他们没有生计,走投无路,上船的时候没有什么行李,一家人就这么几个大包小包。我看到一个老华侨身上就挂了个闹钟。”

艰难筹备首航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又是如何应对的呢?广东省档案馆馆藏的一份1959年的中共中央文件中记载:“我国外长陈毅同志已于十二月九日代表我国政府就全面解决在印尼的华侨问题向印尼外长苏班德里约提出了三项建议,并且要求印尼当局立即停止一切排华活动。其中除建议迅速就华侨的双重国籍条约互换批准书,要求印尼方面切实保护华侨的正当权利和利益外,还特别提出,我国政府准备把在印尼流离失所或者不愿继续居留的华侨接回国来。”

但是,要接回华侨就必须有远洋船只。而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国民党军队逃往台湾时,已将全国沿海口岸的大小船只全部用作军运,强迫开往台湾。开不动的,就全部炸掉,沉入水底,沿海水运因此陷入瘫痪。1949年到1950年间,香港招商局起义回归,带回十多艘海轮和500多名船员,沿海运输终于得以恢复。但是,远洋运输仍然是一片空白。

当时帝国主义封锁新中国,接侨的任务最开始只能是租船。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租用香港、东南亚一些华商侨商的船,还有一种是租用苏联的船。上世纪50年代末期,国家处在国民经济非常困难的时候,又遇上自然灾害,国家的外汇非常宝贵。为了做好接侨工作,中侨委决定,从接侨租船的费用中抽出资金,购买两艘旧客轮交给广州远洋办事处管理,其中一艘就是已经使用30年的斯拉贝号。我们花了26万英镑买下这艘报废的老旧客船,如果要买条新船就要付将近10倍的价钱。这艘备受瞩目的客船更名为“光华号”,意为“光我中华”。

但是,要使一艘千疮百孔的报废船投入运营,绝非易事。当时船上的航海仪器、通信设备不灵,客房、船室、甲板多处漏水,船壳铆钉松动,电缆绝缘性差,再加上其他种种问题,维修任务变得异常艰巨。卓东明说:“那个时候广东的工业基础比较落后,无法完成维修任务,最后决定还是到香港去。为了节省外汇,必须精打细算,采用修修补补的办法。比如救生艇,原来是木制的,已经漏水了,只好买个铁壳的;铁壳的也有穿孔,于是哪里穿孔,哪里就打一块铁皮补上。修好后的救生艇,就跟穷人穿的衣服一样,到处是补丁。”

对于光华轮的抢修工作,中央极为重视,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修理情况,并多次派有关人员前来慰问。但是,按照国际海事组织规定,光华轮还必须取得由联合国会员国政府颁发的相应证书才能开航。由于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尚未恢复,只好委托苏联政府颁发。但是,当时的中苏关系日趋紧张,要获得苏联船舶登记局颁发的证书,并非易事。几经周折,花了半年多时间,光华轮的船舶证书问题才得以解决。

接下来是准备燃油、船舶备件、海图以及接侨的基本生活用品等等。当时我国外有苏联逼债、美国封锁,内遭自然灾害、物资匮乏,困难重重,仅燃油一项就颇费周折。

时任交通部远洋运输局驻广州办事处秘书科科长唐越回忆:“当年供应科科长张俊年,为了解决油的问题,先到广州市的石油公司物资供应局申请用油。这计划外的用油是很难解决的,就建议我们到交通部、到北京想办法。交通部也没有油,建议到商业部,商业部又说到辽西炼油厂。于是我们带着交通部、商业部的计划指令前往辽西。有油,但燃料油加上运料油800吨,得有车皮啊。我们是海运单位,没有车皮。他们说那首先得解决车皮我们才给你拨油。等到车皮解决了,已经是寒冬腊月,我们从广东去的,穿的衣服并不多,冷啊!想在市场上买棉衣,可是没布票,只能挨冻。最后,车皮解决了,油解决了,去的人手脚都冻伤了。那个时候我们解决开航的一些问题真是很难啊。”

难以解决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涉及到人力、物力、财力等方方面面。经过两年十个月的紧张忙碌之后,光华轮的首航筹备工作才终于得以完成。

华侨登船回国

1961年4月28日,船长陈宏泽驾驶着光华轮,徐徐离开广州黄埔港,驶向印尼首都雅加达。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在北京时刻关注着这次接侨的首航。1961年5月3日,光华轮在经过六天的航行之后,终于到达印尼的雅加达。在雅加达,迎接它的不是鲜花和彩带,而是荷枪实弹、戒备森严的军警,他们设置了重重防线,要把船与居民隔开。尽管如此,华侨们的爱国热忱却无法阻挡。许多华侨千辛万苦地从外地赶来,就是为了看一眼祖国的轮船。

袁业盛回忆:“一些华侨住得很远,离雅加达港口有三五百里路,他们都开着汽车、小轿车到这儿来看中国船、五星红旗。他们在码头边上有向五星红旗敬礼的,还有作揖的。有的华侨还自己租船绕光华轮一周。一些老华侨全家,或者一两家租一条船,来了以后就绕光华轮三圈,然后跪在那儿敬礼、磕头,喊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场面非常令人激动。”

就在这激动人心的场景中,光华轮载着1500多名难侨起航回国了。从此,光华轮先后13次往返于广东和印尼之间,一批批华侨乘着光华轮回到祖国。这艘买来时已经报废的拥有30年船龄的老船,到了中国海员手上,又继续航行了15年。除了13次到印尼接侨,光华轮还三次去印度接侨。此外,它还运送我国援外技术人员去过非洲等地。

1963年,陈毅元帅曾来到光华轮视察。戎马一生的元帅凭栏远眺,感慨万千,为新中国远洋第一船赋诗一首,其中一段写道:“中国海轮,第一次,乘风破浪。所到处,人民欢喜,吾邦新创。海运百年无我份,而今奋起多兴旺;待明朝舰艇万千艘,更雄放。”

文来源- 《解密》栏目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