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之期回家记

农历七月十五,史上称中元节,民俗叫月半节,是民间一个传统的祭祀节日。据说,中元节这一天,在阴间的孤魂野鬼会被放出来。为了缅怀先祖,祭拜地官,在阳间的人们会准备丰富的祭品,烧香焚纸,祭拜这些来自阴间的祖先。

不管传说是真是假,带着对父亲怀念,为他上坟焚纸化钱,昨天上午就开始驱车回乡下老家。回家的公路正在改造升级,施工造成一路颠簸不平,一路尘土飞扬。即便归心似箭也无法提高车速,不到三十公里的回家路,用了一个多小时。

母亲在家剥嫩玉米,准备晚上熬玉米粥,这倒是很新鲜可口的一顿晚餐。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都吃腻了这样的餐食。但是现在能吃上嫩玉米粥,那简直是一道难得的美味佳肴。并且不是杂交良种玉米,而是母亲自己种植的本地老品种玉米。

每次回家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室内屋外彻底打扫一遍。母亲长期生活在农村,习惯了她自己的生活方式,稍微细小的垃圾她是不会管的。母亲无视不管的习以为常,也成了我回家就扫的习以为常。她守着这个今后属于我的家,就很不易了。

中午饭是在弟弟家吃的,回家的路上弟媳就打过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在她们家吃午饭。这些年,弟弟也可能是随着年龄地增长,越来越懂得和遵循一些传承了。进屋就见一大摞火纸堆码在那里,只等奉送给父亲,还有爷爷婆婆和外爷外婆。

据前人讲,一天的时辰只有进入半下午,才是阴间人的天,烧化的钱才能收到。我和母亲在弟弟家吃过午饭,天上的秋阳还火辣辣地直射大地,就回家午睡了一会。起床后,想到一会要割父亲坟上的草,就找出镰刀在磨石上磨到锋利。

太阳快落山时,我和弟弟带着他的儿子,提着火纸向父亲坟上走去。母亲看见也跟着来了,她是去给外爷外婆上坟的。经过父亲坟前,母亲和弟弟去了更高位置的外爷外婆坟上。我要割父亲坟上的草,就直接来到了父亲的坟前。

父亲坟前,已有一堆纸在慢慢燃烧,升起袅袅青烟,估计是那个妹妹,早给父亲来烧纸化钱了,姊妹们对父亲都怀有同样的敬仰之心。从坟前绕到坟后,父亲坟头的草,长得很高并密布了整个坟墓。清明扫墓时,都还很浅很浅的。

一个天每次回家,都来父亲坟上看上一眼,早就想割得干干净净。可想到父亲一生辛劳,在生时炎热酷暑都在劳作,没有躲过一丝阴凉。现在不该再去承受黄头暑热了,就让他在草丛下享受一份清凉吧,所以想割也没割它。

酷暑已过凉秋到,割掉父亲坟上的荒草,让父亲在天有灵,看看秋天的天高云淡,感受秋阳的艳丽;看看坟前他曾劳作过的土地,感受母亲自强不息的丰收。父亲走后的近十二年,母亲一直不愿离开老家,几乎天天劳作在父亲坟前。

轻轻地一镰一把,我生怕惊醒沉睡的父亲。我深知父亲一生操心操劳,实在是太苦太累了,应该让他好好休息。割尽坟上的荒草,弟弟也从上面下来了。我们将一摞摞火纸点燃,给爷爷婆婆的也一同焚烧,托他在同一个世界转送。

当片片火纸慢慢化为纸钱,我跪拜叩首于父亲,心中默念父亲以及爷爷婆婆,在天国的世界里一定会衣食无忧,相亲相。再过四天就是父亲的生日,假若父亲健在就是八十一岁了。可是“子欲养而亲不待”,遗憾永远无法弥补。

离开坟墓走到房后,回望缕缕青烟还袅袅飘逸,就象对父亲的怀念萦绕不散。父亲永远是我心里最值得敬爱的人,他传承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勤俭持家,更多的是做人的本分,那就是一个人无愧于良心,坦坦荡荡地为人处事。

晚上继续在弟弟家吃饭,我们喝着母亲用小手磨,磨出的嫩玉米浆熬的玉米粥,黏黏的甜甜的。此时,我真正感受到了母亲在家就在的味道。母亲用他的晚年,不但自食其力,养活自己,还在为我们弟兄间创造其乐融融的温暖。

在家住宿一,清晨起床时母亲早已起来了。我告诉母亲要回城,母亲叫我拿这样那样的,都是她劳动的成果,我一样也没有拿。只是叫她把我称回的肉弄起吃了,别放在冰箱久了。我知道母亲和父亲一样是一个省吃俭用的人。

从屋里出来,我没有发现母亲在后面跟着。等我上车启步走时,才从后视镜里发现母亲站在车尾处。过去回去若干次,走时她很少跟着出来送我。我感觉母亲真正变老了,她心里有依恋有牵挂。待我退休后,我会长住于家陪伴她。

作者:虎笑巴山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