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的证据

坐在电脑前翻看过往的文字,在一种熟悉的气息里看到的却是陌生的自己,那个文字里的世界也显得形迹可疑。这让我恍惚,仿佛过往的小半生无从确认。也许是我曾用文字建造的美丽城堡,经过生活的验证,未能巍峨矗立。如同那个笔下充满智慧、慈悲和力量的人,在现实中实践却山河破碎、满面尘灰。

这个“纸上谈兵”的人开始了一路跋山涉水、披荆斩棘。于她,文字先指引了生活,再让生活去检验,方才发现写出来容易去做到有多难,知行合一其修远兮。可是懂得:生命必须要在这两者水乳交融的过程中涅槃,这是生而为人赐予的桂冠。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所有的努力和艰辛都是在抵达一个美好的世界和自己,是为了不辜负生命的尊贵和庄严。

走在雨后小城的春夜里,心头依然会涌起细细的温柔,在擦肩而过的行人脸上,会捕捉到一缕远去的故人神韵,而笼起雾一样的迷离和忧伤。原来在现实的围剿中,我并没有泯灭那一份灵动。在生活里受的伤,期望在文字里痊愈,能作茧自缚,更能破茧成蝶。但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来重整山河,有的路只能一个人走,痛苦和孤独是必经的旅途。也许,抵达一个丰盈的灵魂还有很长的旅程,但已不再害怕一个人远行……

去云南。在金梭岛的一家四合院里喝下午茶。坐在木椅子上,倚着绣花的靠枕,看着纤尘不染的蓝天,白云丝丝缕缕地缓缓飘过,闲闲地看,忘怀尘世。院子里花木扶疏,蜡染的蓝色桌布罩在木桌上,桌上古朴的陶瓷罐里栽着多肉,翘起的飞檐下挂着红灯笼黄玉米,每一个角落如诗画般精美,听到海水在院外轻轻拍打的声音。那一刻心绪宁静高远,如住在童话里。

在花语牧场。苍山洱海之间,摇曳的繁花漫山遍野,歌声荡漾着阳光,蓦然悲怆。原来走得再远,也走不出心的疆域。盛世锦绣,欢歌笑语,烘托出的竟是漫无边际的孤独和苍凉。坐在花海里,碧蓝的海水铺在眼前,我被无边的荒芜击中,不能自已。

玉龙雪山为背景。苍黑的山石上顶着积雪,与天相接,白烟袅袅如仙境。在这“叫天天答应,叫地地回音”的天人合一之地,远古的初民演绎着他们的生活和激情。当粗犷的号角吹响,“达达”的马蹄奔腾,众声喧哗,只听到有一个声音,从头顶贯穿而下,震颤灵魂,那是在召唤和清洁,那个走失的自己。

我走了那么远的路,去一个美丽的地方洗涤灵魂的尘埃,那平静生活的绝望里所生长出的荒凉,寻找种在文字里的美好和善良。行走的意义在于发现广阔的世界和自己,经过岁月的点化和沉淀,我懂得了所有的遇见都值得感激。走的路,读的书,写的字,都在那里,坦坦荡荡,真真切切,在那里。我也在那里,自带光芒,却不自知。

在不同的阶段,用不同的方式去书写生命。如果我因文字而生,也会为文字而美。总有一天,我在文字里苏醒,原来种下的文字和行走的脚步融合一体,生长着因果和记忆,是我今生今世的证据。那些鲜活的词语深邃的思想后面,会站立起一个笃定行走的人,她的微笑平和。

忘记悲伤,就去菜市场,那里有热气腾腾色彩斑斓的生活,扑面的烟火会蒸发所有的荒芜和阴郁,这是真的。女友对我说。其实,生活太顺利,会让人退化的,思维懒惰,拒绝成长。但在这方面偷的懒,会在另一方面加倍偿还。有的路必须要走,有些泪必须要还,而努力和付出,总会被看见。那些细小的温暖还是会轻易地打动我,那些瞬间的美好还会让我痴迷地书写,在无数次的蓦然落泪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稚拙,也看到了干净和真挚。每一个孤独的旅人,要揣一颗温热的心去行走着。

人是自己心灵的产物。就像杨绛说的,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那么,在这个世界里,要活得轻盈和丰厚,自由而舒展。这个泡在雨水中的春天,终于在阳光的驾临中烂漫。连绵雨水让人懂得阳光的珍贵,提醒我们对阳光不能熟视无睹的麻木,也在幽暗的地方滋润出青翠丰饶。如同活着和幸福,同样需要苦难的提醒,才会懂得众生皆苦,生命何其厚待于我。爱恨悲欢,千回百转,都会在时间的长河里烟消云散。而我确信,在文字里,在行走中,在那些点点滴滴的生命体验里,都有我今生今世确凿的证据。

文/杨蓉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