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位返国的“一会一庆“与会者 砂劳越诗巫(SIBU)”业余“女作家晨露

(本报讯)于去年12月15日至16日成功举办的印华作协“一会一庆“文学盛会,虽然已经过去数个月,但给每个与会的千岛文友,写作人都留下难以忘怀的感触。

然而对笔者来说“一会一庆“开展之际,老实说没有什么机会与那些外国作家交谈和交流,仅是”跑马灯“般的点头寒暄而已,反而是在“一会一庆“结束,笔者被安排送机的那刻,与若干作家有过”近距离“的接触,”面对面“交谈,增进了了解与认识。其中如菲律宾老作家柯清淡,新加坡作家希尼尔等。

就在“一会一庆“落幕第三天,所有与会可说都离开旅馆了,岂料,笔者被通知,还有一位女作家需要送到机场,笔者惊异中马上与夫人来到酒店,原来”滞留“的女士名叫晨露,是来自马来西亚砂劳越诗巫的作家,乃是最后一位返国的“一会一庆“与会者。

车子前赴苏哈机场的一路上,晨露很健谈,尤其她说返回诗巫,该小城是在北婆罗洲,也就是我们讲的加里曼丹,笔者家乡也是加里曼丹,同一个岛,这一讲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打消了隔膜。

晨露说她是一位家庭妇女,写作只是爱好,是业余创作,写的都是身边事,日常所见所闻。哎,她谈的与我们印尼的写作者多么贴近,多么相似,有着诸多共同点呢!

如此一来,晨露就她家乡的方方面面更是侃侃道来。她说詩巫是位於馬來西亞東馬砂勞越(sarawak)的一個小城市。人口只有25萬人左右。詩巫這裡的人口主要是華人,而且以福州人居多,因此這裡到處都可以聽到人說福州話。馬來西亞的華人都至少會三種語文–馬來文,英文,中文。在馬來西亞有一個特色就是看什麼人講什麼話,看到皮膚很黑的講英文(可能是印度人),看皮膚深咖啡色的講馬來文+英文(可能是馬來人或原住民),看到長的跟我們一樣的黃皮膚就說英文+中文吧!

詩巫這個地方的主要經濟命脈就是伐木業。沙勞越有全世界最古老的森林(熱帶雨林),大約2億年,去年一年內發現的生物新品種就有100多種。因此這個地方可能變成世界保護區也說不定。但是目前是伐木業非常盛行就是了。詩巫無論什麼行業都靠伐木業。如果木桐的價錢跌了,就會嚴重衝擊詩巫各行各業的狀況。雖然我們有很大片的原始森林,但是這幾年環保意識的抬頭已經促使各個大公司開始重植森林。

詩巫好吃的東西很多,最有名也是讓所有離開詩巫到外工作或留學的人最想念的就是乾盤麵(乾伴麵)。這個麵實在沒有什麼特別,但是他的味道總是讓人難忘,幾乎每天吃都不會膩,重點是很便宜,一盤面不超過20元台幣。這是詩巫人最重要的早餐或宵夜。

還有一個好吃的東西就是光餅。聽說這個是福州人的食物。光餅他不能說是餅乾,他是好像麵包類得食物。有些人喜歡他剛烤好硬硬的嚼勁,我喜歡泡過湯汁,軟軟的,而且中間還夾了幾片肉的樣子。含肉的一片光餅只要台幣5元(馬來西亞生活水準約台灣1/2左右,所以物價低廉),很便宜吧!詩巫最大的好處就是消費真得很便宜!

她表示,马来西亚的诗巫市,也叫新福州。这里的居民多是福州十邑移民及其后裔,他们讲福州话、看福州戏、听福州评话伬唱,过福州传统民间节日,婚丧喜庆、饮食、服饰等生活习惯、宗教信仰,也一如福州故土。

诗巫是一个由多元种族组成的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中,华人尤其是福州籍华人占据了大多数。有位当地新闻界同行告诉我们:”诗巫市20万人口中,80%是华人,而福州籍的华人又占了华人当中的80%。”有这么多福州人聚居于此,无怪乎,福州话成了诗巫最主要也是最流行的方言,福州小吃干拌面、光饼等成了街头的”名牌”小吃;无怪乎,我们在这能看到福州味十足的婚礼,能听到原腔原调的福州闽剧……

晨露,1954年出生于砂劳越诗巫,祖籍福州闽清。晨露,另有笔名滔滔,珊瑚及黛薇。祖籍福州闽清。1954年出生于砂劳越诗巫。在拉让江畔卢岩坡度过快乐童年。自小喜爱聆听乡亲父老讲述中国神话,民族英雄等故事,尤爱外婆的方言谜语与歌谣。1971年毕业于诗巫中华中学。工作与结婚后辗转住过汶莱、美里、斗湖、山打根及诗巫各乡城。96年移居美里至今。自中学时代开始投稿,不舍不弃,对缪思深情不渝。现为家庭主妇,余暇为报章撰写专栏,从事文学创作。为美里笔会,诗巫中华文艺社,大马作协会员。每周五在美里日报〈钻油台〉专栏执笔,另有专栏〈闲话〉与〈长短说〉。作品散见各报副刊,曾获多届中华文艺社常年文学奖,华团全砂征文奖项等。1993年与万川及雁程出版新诗合集《拉让江、梦一般轻盈》,1998年出版散文集《荒野里的璀璨》,另有七人合集《钻油台》。(铭华特写)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