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HJ (20190527)

秘密

那是我们共有的

阳光、雨露以及风声

我说不出的话

变成一颗沉默的种子

落在你的表情里

但不知何时能够发芽

为了度过冗长的冬季

我只能将心跳一层层的

埋藏在,土壤深处

你听见的晴天

我也听见,你听见的雨天

我竟捂不住哭泣的双耳

我们习惯穴居

习惯隐匿,默默繁衍着

期待、臆测以及想像

允诺一个天空给你

湛蓝,而没有乌云与雷电

但你多雨的掌心里

还有我无法跨越的

潮湿阴郁的峡谷与河流

你是否仍在等待着

一场无法及时赴约的细雨?

是否仍记得浓雾飘散之后

空旷多日的孤寂?

我不规则的呼吸穿越着

你容颜之间规则的

而且敏感的发丝

穿越着时间的叶缘

以及,你锯齿状的沉默

我看见的彩虹

你也看见了吗?

在没有秘密的天空之下

我是飞鸟,是流云

是一个等待发芽

为你而生的

小小秘密

赖文诚(台湾)

—————————————————————

俳句十帖

《月下》

满径皆落华

月光织锦美如画

潇洒送白发

《寄语》

世事频更迭

苍穹孤悬弯钩月

举步暂停歇

《云山》

云尽无了时

以地为亲天为师

山穷水流逝

《怀旧》

与丘壑为邻

水穷之处波无痕

松下忆故人

《行吟》

树下独徘徊

天地同在心开怀

随顺把叶摘

《郊道》

暖冬和风爽

竟日逍遥把心放

山水任翱翔

《悦心》

放怀天地间

云山相叠浮生闲

重逢旧识欢

《圆融》

那罗山水情

文林诗路族群通

尖石原乡梦

《云游》

云烟雨濛濛

峰峦重叠画入境

茶韵香浓浓

《雾》

濡墨渲山水

逸趣迭生与时推

迷濛窥翡翠

邱各容(台湾)

—————————————————————————-

青草池塘蛙鸣

  初夏来临,雨水开始变得调皮又密集。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古诗句远在千年外,诗中的意境却在童年的我们日日夜夜中。夜来了,灯熄了,白日里的兴奋还未消散,在床上怎么也难以入眠,呱呱——呱呱呱——”近处的池塘蛙声四起,远处的小河蛙声回应,那声音高高低低、起起落落,是那样的真真切切,清脆悦耳,牵着我好奇的心晃晃悠悠、迷迷糊糊入了梦。遇见绵密的雨天,蛙声会从屋檐下窗台边响起,清晰又响亮。

  那声音在年年的春夏季准时响起,在每个漆黑迷离的长夜里不曾停息,在每个大人疲惫的睡梦中偶尔将他唤醒,在每个天真的孩子梦里牵引出无数的笑意,那声音从我的童年响到我的少年,直到我去了更远的地方求学。

  在徽州高高低低的梯田里,我继续重温蛙声的梦境。周末白日里,我们坐在宿舍五楼的阳台上,看见学校围墙外水牛在稻田里悠悠耕作,看见农人戴着斗笠在田里插秧,看见江南的雨缠缠绵绵,下个十天八天也不停息。看见稻田里水漫过秧苗,然后在一个无聊的夜晚,就会忽然听见此起彼伏的蛙声。那时我还年轻,听见蛙声会忽地翻身坐起,静静听上半个小时,然后再睡去。两部蛙声鸣鼓吹,一天星月浸光芒日色云收处、蛙声雨歇时稚圭伦鉴未精通,只把蛙声鼓吹同。君听月明人静夜,肯饶天籁与松风”……古诗词里的蛙声有多密集,江南的蛙声就有多密集;古诗词里的日色、草色、明月、清风、星光、松风有多美,江南的蓝天、白云、日光、稻田、松涛、池塘、草色就有多美。那是江南啊,蛙声篱落下草色户庭间的江南。

  后来的后来,蛙声就远了,我陷在繁忙的工作里,少了听蛙声的池塘,也少了静听蛙声的心境。一晃十几年过去,也许在某个时间、某条小河边,有蛙声响起,可是入不了我的耳、进不了我的梦,心被琐事充满了,怎能给蛙声留一方小小的空间。

  我想念青草池塘里的蛙声。

几天前晚上九点多钟,从校园那一处小池塘走过,突然一阵蛙声传来,恍如隔世之声,穿透夜色。我停下脚步,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呱呱呱——呱呱——鸣声圆润又急促,像是透明的珠子快速地从棱角处滚过,此起彼伏,悠悠不断,我沉寂了很久的记忆突然泛起。这一处池塘上飘着大片大片的睡莲,莲花已经绽放,初夏的哪天几只青蛙选择在这里栖身,开始了夏夜的歌,这歌声会延续一个夏季吧,今年青草池塘不再寂寞。

入夏庭中雀可罗,间僧间客间相过。莺声不得蛙声接,杨柳池塘寂寞多,没有蛙声,杨柳池塘草色孩子寂寞都多。蛙声是夏夜最美的歌声,让沉沉的夜色不再单调,让偶尔的梦醒间不再无聊。唐诗宋词蛙声常入境,而我们的生活也该在琐碎烦躁中留一些诗意,远离那车声鸣笛声吵闹声叫卖声,留点时间给自然。在夜色沉沉时,站在这方池塘边,静听蛙鸣,然后回去一夜好梦。

王利雪(中国安徽)

————————————————-

墨染的夕阳

在部队度过了大半生,转业到教育系统工作了十七年,未曾想到退休后结缘书法,一天不练习就心神不宁,再晚也得临帖书写一段文字。即使外出也要带上笔墨纸砚,从不间断。那份闲适自得和超然物外,颇有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的味道。

在我幼年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每次回到家里,总是用毛笔写字,父亲写时我总是在边上看,耳濡目染,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用毛笔写字,家里新买来担水的水桶、扁担、竹篓等,我都学着父亲模样用毛笔写上姓氏作为记号。后来下乡插队、再去当兵,工作繁忙,一直没有机会重新拿起笔。年轻时,尽管喜欢书法,但大多写的是美术字,一直没有认真的临过帖,更谈不上系统学习。

爱好书法的种子一经播下,总会开花。时光飞梭,退休前的2013年,我报名参加苏州市千百工程市纪委举办的书法培训班,重新拾笔,几年下来,挥毫不辍。在培训班看到小字辈年轻人,正草隶篆写得个个有章法,笔笔见功夫,我有点自惭形秽。每半月参加一次辅导课和外出学习,与年轻人同桌学习,切磋技艺,时不我待,那份自觉的危机感和紧迫感砥砺我奋然前行,于是我的书法艺术水平,如春生之草,日有所长。艺无止境,回首生命与翰墨共香的时光,乐在其中。 

朱炳生老师布置的作业,我总能提前几天在家预习,以便早早地赶到培训点,聆听老师的指正。朱炳生老师每次授课都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滋润心灵。他讲到:“书法不能脱离传统,中国人几千年来形成的欣赏习惯已内化为国人的价值取向和审美范式,脱离了这一点,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当初我把曾经自以为写得不错的作业交给朱老师指点。他说我的字写的没有法,书法没有法,也就失去了灵魂。书法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更是世界艺术之林的瑰宝,无论你使用什么风格,都不能脱离“三法”,即字法、笔法和章法。朱老师鞭辟入里、一针见血,使我幡然醒悟,受益良多。

在很长一段时间学习中,我慢慢地体会到书法练习是一种情感的表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但需要稳、静,还需要心眼手三位一体,哪怕一丝小小的震动,甚者桌面不平整,都会影响气息在笔端的流淌。而对字帖的观摩,有的时候,不仅仅是看,更重要的是揣摩古人笔力的轻重缓急,张弛有度,心境情思。孙过庭在《书谱》里说:“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枯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信可谓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说得如此清晰明了、生动传神,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人生要经历许多次远行,有时是自愿,有时是迫于无奈。书法练习让我感受到任何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必须三更灯火五更鸡,必须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心无旁骛、凝神静思,甚至能听到毛笔行走在宣纸上“沙沙”声响,仿佛听见石松涛涛,溪水潺潺,云团隐隐的天籁。书法的精妙带来喜悦或悲伤、飞扬或沉雄、江湖夜雨或宁静致远……

在时间长河中,许多人事和酸楚纷纷搁浅,唯独在生命的夕阳里愈发喜欢上书法。人活着是为了生存,但生命的质量和宽度需要拓展和经营。因为活着,喜欢上一项兴趣爱好,生命的价值被挖掘开来,于是俯仰天地,吐纳纵横。到我们这个年龄,喜爱书法,每每孤独苦闷,思念亲人之时,书法就像一盏明灯引导我们毅然前行,倍感温馨。“吾心安处是故乡,此情勾连古今外。”我不在乎成不成名,那是身外之物。虽然提笔甚少,毅力不够,悟性较低,但正因为喜欢书法,朋友圈子大了,生命得以滋养,生活得以充实,境界得以提升,夫复何求!

在我心中只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当有一天,心思玲珑,随墨挥洒,写就一幅像模像样的作品挂起来,此时,夕阳西下,皓月当空,河边树影婆娑,枕河依窗数星星,静听僧敲月下门,于是,静下心来,铺下毛毡,挥毫笔端……

 

项建华(中国 江苏)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