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餐

第一次吃法国餐是外子的知心好友,驾着奔驰接我们在铭登区一个住家式餐馆与另一对夫妇一起共餐。柔暗的大厅,每张桌子却置放着闪烁、摇曳、同时散发果香味的小蜡烛。厅后有个小天井花园,那天刚好是农历十五,透过明亮的落地窗正好看到挂在当空的皓月,显得特别罗曼蒂克。

首先,侍者端来盘上用巧克力牛奶画成图案,中间是精致的小点心,细看才发现脆脆的小饼干上面涂了些特制的奶油酱和小元贝,来不及多嚼一口,糕点已吞咽不剩,只余下齿颊留香的回味。还好,不久端来撒有培根、有柠檬香和橄榄油香的凉拌沙拉,想不到蔬菜竟然那么爽口,一会儿就吃光光,还引发肚饿的感觉。聊天中闻到了香喷喷的葱、蒜、牛油、奶酪等味道,且看侍者左手托着盘子,右手握着有把柄的,里边有如放珠子般的瓷烧盘子,热热地还冒着烟呢,原来这就是法国的特色食谱Escargots——蜗牛。他们津津有味地吃了一个又一个,那馋相让我垂涎三尺,便学着他们的方法,拿起小叉子取了一个;嫩嫩的有弹性和嚼性,真的不一般。因为是第一次尝试,不敢吃太多,经他们催促,我多吃了一个。老实说真的挺香,美味无穷。两盘一打装的蜗牛一下子都被吃完了。接下来,是弄成糊羹的香菇汤,汤里有奶味,是我的喜爱,所以我也喝了一碗。主菜是牛排,我不喜欢半生熟的,他们建议九成熟,但我还是要welldone。以致我的牛排是最后一个才端上来。虽然是熟的,但吃起来还是嫩嫩的不会硬,不愧是大厨师,我夸赞了一番。

当我们吃饱了, 又是老板又是厨师的法国大厨出来跟我们打招呼:问我们吃得如何?有没有不合口味的,我们都举起拇指同声说:好!他高兴地哈哈大笑,然后他介绍了他的印尼太太,还轻声吩咐她:拿酒!大厨接过酒瓶,亲自为我们倒酒,他先祝愿我们老张的太太:生日快乐!永远年轻!永远漂亮!永远幸福!哦,原来今天是张太的生日,我们也向寿星祝贺!老张是这儿的常客,大厨对他很热情, 也把我们当朋友看待。接着他拿起搁在墙角上的手风琴为我们拉奏。此时,侍者端来已点上蜡烛的蛋糕,据说是厨师太太自制的有放新鲜蓝莓的蛋糕 。大家一边拍手一边唱生日歌。老实讲这是我第一次享受到如家庭式的餐宴。不一样的气氛,不一样的景象,印象特别深,二十多年了至今难忘。

可惜不久, 法国大厨在铭登区的租屋到期了,他们搬到旅游区的一家旅馆营业。后来他病了,回法国去了,不久却离开人世。过了好多年,为了生计,为了供孩子上大学,大厨的太太不怕劳苦独当一面,在南区勇敢地租了一间房子,自己亲手准备食材,自己掌勺,继承丈夫的行业。生意还算差不多,我们光顾了几次,还带客人尝试,他们都说都喜欢。可惜命运作弄人,孩子还没毕业,她也因病走了。为此我们好长时间没吃法国餐。

    其实在印尼有很多好的厨师开法国餐厅,但多数在五星级旅店或者在高档的商业区,因怕是天价,所以没去尝试。现代年轻人可以从instagram 等途径知道哪儿有好吃的,有等级的餐厅。那天,外子生日,已独立成家的男儿和女儿,说要带我们尝试特别晚餐,我们也就随他们去,他们把我们带到古宁安区的一个公司楼的建筑屋。原来这里有一点名气的法国餐厅。

    我们走入设计高档的餐厅,在柔暗灯光,闪烁烛光的配衬,大厅显得特别宁静,以致我们几乎不敢出声,向侍者订菜也是细声细语。开胃菜端上来了,一会,我们又闻到已好久没吃的escargots 香,味道没让我们失望。为了吸引食客兴致,这里的侍者还用小推车在我们餐桌边示范掺沙拉酱的’手艺。最令人满意的是其蘑菇羹、烤牛排的肉质、酱汁都合我们的口味。美食佳肴一定有其所价,对不是做大生意的我们就不可能常常光顾了。但是,今天能与孩子,孙子共同享受另一种我们喜爱的美食,是我们的幸福。我也很幸运孩子们能懂得我们的喜爱,让我们享受一份值得回味的美餐。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