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乡情 · 醉恋文学 《父亲的高粱酒》新书发表会暨《金门文艺》复刋五週年庆

一位作家高粱田裡文青梦的实现,一份文学杂志走过美丽与哀愁的前世今生。颱风过后,今天(810),在台北市三军军官俱乐部,李台山《父亲的高粱酒》新书发表会(古月出版社创社首发书)暨《金门文艺》复刋五週年庆,超过三百位乡亲、艺文嘉宾参与,国民党主席吴敦义、《金门文艺》创办人陈长庆特致贺电。

曾任福建省主席的台大社会系教授薛承泰、前科技部次长陈德新、金门副县长黄怡凯、立法委员陈玉珍、金门旅外艺文学会理事长王水衷、《金门文艺》社长杨筑君(牧羊女)、古月出版社社长古月(胡玉衡)及作家洪玉芬等人应邀登台致词表达祝福;   支持金门,相挺文学,也创下买书盛况,现场卖出超过1500本书,包括陈进源500本、王水衷200夲、杨紫玫、周胜考各100本、吴成典、李宁源各50本。发表开场及终场,贴心安排金门音乐家王咏萱及周玮婷的演奏,惊豔全场。来自金门泗湖的咏萱,演出古筝《子夜秋歌》、《雪落下的声音》;爸爸是金门金宁安歧人、妈妈是金沙西园人,在台湾成长的周玮婷,从国小音乐班开始学习长笛至今,与乌克丽丽及吉他老师蔡耀吉,合作演出金门音乐家李子恆的金曲奖得奖作品《牵手》及《城裡的月光》。

李台山《父亲的高粱酒》新书发表会暨金门文艺复刋5週年庆,由作家卢翠芳引言,报导文学家杨树清主持,活动开始,卢翠芳特宣读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对李台山《父亲的高粱酒》新书表达诚挚贺忱;及对《金门文艺》的持续出刊表达了贵社禀持创刋的精神,致力推动金门文艺,坚持写作及出书的理想,传承乡情文化记忆,散发永恆书香气息,功著文坛,深表感佩。至盼刋物持续深耕茁壮,文艺志业蓬勃发展” ;《金门文艺》创办人陈长庆以<祝福与感恩 ──贺李台山先生《父亲的高粱酒》新书发表会暨《金门文艺》复刊五周年>为题写道:  “以诚挚之心,恭喜李台山先生《父亲的高粱酒》散文集出版面世。从他盈满著乡愁的篇章中,让我们看到一个远离家乡,长年在异乡奋斗的游子,无时无刻不心繫故乡的思乡情怀。台山先生的散文作品,不仅已形塑成一种独特的书写风格,亦以真挚的情感为基础,然其情感的抒发并非直突毕露,而是源自胸臆间的自然流露,继而充分地赋予作品感情和生命,让我们读后有一份真实感,而非虚假或做作,陈长庆接续提及李台山接棒的《金门文艺》,书中〈文艺再起〉,书写的是他接办《金门文艺》的过程,忝为这本刊物的创办人,内心的确有太多的感慨。这本命运多舛的杂志,历经多次停刊,好不容易由官方的文化局接手,且把季刊改为双月刊,不仅可为岛乡培育更多的写作人才,有官方的经费挹注,亦可永续出刊,想不到预算竟遭议会删除,而且已三读通过,丝毫没有转圜的馀地,内心的愤懑和遗憾不言可喻

      “然而,德不孤,必有邻,台山先生适时的出现,竟让《金门文艺》又一次地起死回生,迄今已迈入第五个年头。即便是半年出刊一期,但无论内容、水准、编排以及採用的开本,都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不亚于国内任何文学刊物。因此,台山先生可说是《金门文艺》的再造恩师,这份恩情让我终身难忘。然我亦深深感受到,从他接办《金门文艺》后,台山先生似乎不仅仅只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一篇篇感人肺腑的文章也陆续写就,文学势必会在他生命中佔据著重要的位置,随著《父亲的高粱酒》散文集的出版面世,作家李台山已诞生,正在两岸三地放射出灿烂的光芒,文学的光环或许会盖过他在企业界的声名

主持人、报导文学作家杨树清介绍李台山的多重身分,今又通过文学成年礼,晋身作家。他说,幼时李台山的志愿是当记者或情报员。后来从土地代书起家,他是成功企业家,但也很早就投入捍卫金门人权益公共事务,曾聘请吴丰宾律师无偿协助百馀件被国防部以不符军事勤务补偿条例拒绝补偿的金门受害人提起诉讼;受协助的包括艺术家李锡奇;多年前,他担任台北市金门同乡会理事长服务桑梓,也出资协助《金门文艺》复刊、发起筹组李锡奇艺术基金会、金门旅外艺文学会、推动亚洲美展在金门展出、资助新闻教父郑贞铭完成《百年大师》一书出版。

       2016年年3月,李台山再获选为台湾金门同乡会总会创会总会长,他开始著墨推促两岸文化、闽金乡亲交流,为两岸交流扮演润滑角色,并适时利用机会,向大陆方面争取对金门有利的政策。

薛承泰、黄怡凯、陈德新、王水衷、陈玉珍及杨树清等推崇李台山为乡事所作的奉献,也引述《父亲的高粱酒》这本书,写著对父亲、对金门岛屿、对离乡背井金门人过往今昔的感怀,也展现李台山对金门土地情感的连结,杨树清说,书中高粱酒引出了慈悲;相思、苦楝、木麻黄,诉说了命运;地瓜田隐藏了韧性。历史情怀,地理特质与生活点滴相互交融,藉事抒情,动线流畅,字字句句,绵绵密密,张力十足。

李台山在新书分享会感性述说,回顾父亲一生种植高粱,用高粱换大米养家,用高粱酒救人无数,用高粱梗搭成的凉棚下,让我度过欢笑的童年,一切的一切都是高粱所赐,但已如昨日黄花。高粱酒对父亲而言不是酒,它永远是一份慈悲和一份深深的爱。

昔日高粱田裡的文青,李台山以《父亲的高粱酒》一书,藉以追念辛劳一生的父亲,也在三百名同乡、文友见证下,圆了文学出书梦。

杨树清(台湾)

 

--------------------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