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杂感之六 是何杯中日月长 唯有此物干坤大

前几天,在《国际日报》A5版拜读棉兰文友林昕先生大作《咖啡聊天室:以古喻今》。乍看标题,以为此文所言乃咖啡的话题。细细读罢,才明白林昕先生其实是借咖啡聊天室名义,纵论古今,谈及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惩治贪官污吏施以严刑厉法,由此引申到印尼某国企清官“阿成”,面对盘根错节的贪污受贿,正大刀阔斧,革故鼎新。希望他仿效古人攻坚克难,不被现实中的“明枪暗箭”所伤害,愿列祖列宗保佑,功成名就,平安无恙。

老伍我作为椰城穆阿朗卡朗资深咖啡友之一,所思所想亦如林昕先生一样,盼我印尼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天天都能无忧无虑享受美好的咖啡时光。

但是今天我写文章不谈政治,只想单纯说说有关咖啡的种种轶事,为防疫期间躲在家里喝咖啡的朋友增加一点趣闻谈资。

你不知道的印尼咖啡的几个背景

话说1696年,在荷兰人的统治下,咖啡首先以种子形式进入印度尼西亚。咖啡种子从印度直接进口到爪哇。进来的咖啡是一种阿拉比卡咖啡,它确实具有极高的品质,带有酸味和芬芳的香气。不幸的是,由于洪水泛滥,最初在井里汶吉多邦(Kedawung)地区种植咖啡的尝试完全失败了。不过,这种失败并没有使荷兰殖民当局放弃。三年后,荷兰人再次带来要在印尼种植的咖啡。这次是以枝条的形式,被种植在爪哇地区。结果怎么样?!成功啦!

上述资料显示,印尼拥有咖啡的记录,从1696年到2020年,距今已有324年的历史。

这是我们每一个喜欢咖啡的印尼公民,都应该知道的“国家记忆”。

自1696年咖啡树在爪哇岛种植成功,其产量便在印尼突飞猛进,爆炸式增长。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印尼就在1699年之后,一跃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咖啡出口国,取得了骄人的业绩。这使得荷兰殖民政府在种植咖啡方面更加不懈努力。咖啡种植随后扩展到苏门答腊、苏拉威西、巴厘岛和其他东部地区。

但是,成功并不总是站在印尼一边。 1878年,咖啡植物在印尼受到叶锈病的攻击。这种病害使咖啡叶遭受严重破坏,从而抑制了植物的光合作用过程。结果,产量趋于急剧下降。到1830年,咖啡产量“冠军”的头衔便转移到了巴西。根据国际咖啡组织的报告,从那时一直到2015年,巴西仍然是最大的咖啡出口国。

目前,印尼咖啡产量排名第三,输给巴西、越南。2019至2020年度,我国咖啡豆的总产量估计为70万吨,全印尼约有200万农民从事咖啡种植,种植面积估计为120万公顷。

印尼整个群岛最好的种植区在爪哇岛、苏门答腊岛、苏拉威西岛。这三个岛创立三大咖啡品牌,分别是曼特宁咖啡产于苏门答腊,酸味适度,带有极重的浓香味;爪哇咖啡产于爪哇岛,属于阿拉比卡种咖啡;苏拉威西岛咖啡,颗粒饱满、香味浓郁。印尼生产罗布斯塔种咖啡,占总产量的90%。谢天谢地!我国产量最大这种咖啡,质量号称世界第一。

这当然也是我们印尼人值得骄傲的资本。

                笔者与咖啡的渊源

我今年78岁。小时候在故乡苏北奇沙兰,很少喝咖啡。到棉兰读中学时,也只是偶然去咖啡店,浅尝辄止,并无形成嗜好。真正喜欢喝咖啡,乃至上瘾,是70年代在椰城大南门那一带的酒店和日本人谈生意,招待客人天天喝,并且每次都买几包上好的咖啡豆,作为伴手礼物送给东洋客商。

就这样,以咖啡会友,广结善缘,一滴馨香入口,阅尽世间百态。从此养成喝咖啡的习惯,欲罢不能,一日不喝,如隔三秋,三天不喝,度日如年。久而久之,变成一个超级“kopi 铁粉”,“不可一日无此君”。

大清早起床,首先喝上一杯,让咖啡的香气穿过鼻子,散发出晨间的芳芳。心脏在健康跳动,大脑运作顺畅,温热的咖啡开启了新的一天,它和我成为密友,难舍难分——到现在还是每天至少五杯,直喝的神清气爽,胜似琼浆玉液,忘掉人间烦恼。

根据美国癌症研究协会的研究发现:每天喝1、2杯咖啡的人,比每天喝咖啡不到1杯的人,罹患大肠癌的机率减少22%,如果每天喝咖啡2杯到2.5杯的人,罹患癌症机率更下降44%,喝超过2.5杯的人更减少达59%之多。

相信很多喜欢喝咖啡的朋友,都可为上述研究结果提供佐证。比如笔者本人,虽已年近八旬,照样耳聪目明,好吃好睡,心宽体健——这其中,咖啡的功劳占了一半以上。

前几年,笔者还投资在亚齐建了一间咖啡加工厂,专门生产以本人印尼文名字命名的Adjie牌咖啡豆和咖啡粉,不为赚钱,只为赠送给我友联化工集团的国内外客户,同时免费给一班咖啡老友分享,倍受好评,也算为印尼咖啡和我的化工企业打了广告,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咖啡带来的文学灵感

作为消费量仅次于茶的一种饮料,据说全世界每天要喝掉16亿杯以上的咖啡。我的天哪!想想看吧,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数字!

自从我当年坚定不移、无怨无悔地恋上咖啡,那种舒畅安宁是任何饮料所无法替代的。每当我一口口品味着咖啡,这快乐的温暖——抑或是温暖的快乐,便充满心头,一切的不快、一切的烦恼都逃逸得无影无踪。

想必我的老同学们可能会纳闷:这个伍耀辉,学生时代未见得作文有多少出彩,为什么后来变成了文思泉涌?

我想告诉大家,是咖啡开启我文学的灵感!(当然还有老师的指点)。比如,我现在写这篇文章时,就忍不住连喝了两杯咖啡。它使我想到文学大师朱自清写过的有关抽烟的妙处:“有时候,我们的嘴太闷了,或者太闲了,就要点上一支烟,让它来凑个热闹,于是我们的嘴,即便不吃饭不说话,仍然有了存在感。”

联想到喝咖啡的妙处,应该也是如此。这半年来,我们都乖乖躲在家里抗击新冠病毒,不能与三朋四友面对面热烈的交谈,但是喝一杯咖啡,肯定能缓解你的紧张感。即便非疫情期间,我们都在百忙当中,喝咖啡也可以让你轻松一会儿。所以那些咖啡老客,一杯在手,便能悠然遐想,霎时间觉得自由自在,时光美好。

无论你是靠在沙发上的达官贵人,还是席地而坐的贫贱之士,你孤独,你寂寞,看着咖啡杯子袅袅浮现的香气,端起来小声啜饮几口,它都仿佛与你亲密地低语,说些什么,反正自己能够听懂。更何况,抽烟有害健康,而喝咖啡却能防病。如今疫情仍在无情蔓延,亲爱的朋友不要害怕,少要惊慌,让我们多喝几杯咖啡吧!

是何杯中日月长?唯有此物乾坤大。(伍耀辉)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