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让痛风患者严格忌口? 权威指南:健康饮食足够了

听说,现在连 00 后都开始痛风了?
对很多人来说,痛风不止痛在身体,更「痛」在严格的饮食要求。然而,权威的医学指南
却要告诉你:醒醒吧!别再严格忌口啦!
新版 NICE 指南《痛风:诊断和管理》中提出: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任何特定的饮食可以
降低血清尿酸盐水平。建议患者遵循健康、均衡的饮食 [1]。
不再强调对嘌呤食物的控制?这似乎与我们的常识大相违背。
关于痛风饮食的观念,或许是时候该改变了。
被淘汰的低嘌呤饮食
痛风之痛,想必有所经历的人,都不愿意再回想。
这种难以忍受的痛感来源于体内的尿酸盐沉积。当血尿酸盐浓度升高超过一定饱和度时,
就会沉积在关节局部形成尿酸钠晶体,这种晶体持续释放炎症因子,诱发关节局部的炎症
反应,引起剧烈疼痛。
所以,想要避免痛风的发作,就必须要控制血尿酸水平。那么,能否通过减少嘌呤的摄入
来控制血尿酸水平呢?低嘌呤饮食的概念就此产生。
但在临床上,这种观念的推崇似乎并未得到预想的效果。
「很少有患者能真正做到低嘌呤饮食。」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风湿免疫科的主治医生
李谦华表示,几年前,每当和患者宣教低嘌呤饮食时,总是听到患者抱怨说:「我感觉像
是在吃斋。」
浙江医院的风湿免疫科主治医师黄艳也有同样的感受:「除了经常听到患者的抱怨。实际
上,在强调低嘌呤饮食的时候,患者的依从性很差。尤其像年轻的患者群体,很多人都习
惯点外卖,在饮食上更难控制。」
如果对食物中的嘌呤含量进行排名,那么位居低嘌呤榜单之列的,大抵是清一色的水果、
蔬菜。面对如此苛刻的饮食限制,很难有人能长期坚持下来。最终,往往是宁可自暴自弃
忍受疼痛,也不愿再进行忌口。
除了难以依从,低嘌呤饮食还存在两个「致命」的缺陷。一是长期以摄入蔬果为主,容易
引起营养不良,引发其他合并症;二是由于肉类摄入减少,为了保持能量供给,势必会增

加碳水化合物的摄入。而碳水化合物供能比例过高,容易引起胰岛素抵抗,减少尿酸排泄
,反而进一步引起血尿酸升高。
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饮食干预对于降血尿酸的作用有限。2018 年,一项发
表在 BMJ 上的研究通过对 1.6 万名欧洲人群的分析后指出,饮食干预仅能解释 ≤0.3% 的
尿酸水平变异,甚至远不如遗传变异所带来的影响(23.9%)[2]。
「如果要做一个比较的话,饮食对于降低血尿酸水平的作用,可能只有不到两成,剩下八
成是由自身代谢等内源性因素导致的。」黄艳说,「如果要降低血尿酸水平,最主要还是
靠药物治疗。」
效果有限、依从性差,为何还要反复强调?
关于痛风饮食的内容,经历了数次变化:从严格限制的低嘌呤饮食,到只减少高嘌呤摄入
,再到健康饮食的提出,痛风饮食的观念逐渐在更新。但不变的是,饮食管理始终在痛风
与高尿酸血症治疗中占据重要一环。
可既然饮食控制的效果有限,患者依从性不好,那为何还要反复强调饮食管理呢?
「这里面其实是一个观念的转变。」李谦华说道,「过去是想要通过饮食管理达到降低血
尿酸水平的效果,从而减少痛风发作。而现在,依然强调饮食控制,其实是考虑到患者的
长期获益。」
痛风是一种全身代谢性疾病,往往会合并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等并发症。一项统计显
示,在痛风患者中,74% 合并有高血压,26% 合并糖尿病,11% 合并心力衰竭。而对于
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来说,饮食的管理也显得尤为重要 [3]。
「所以我们强调的饮食管理,并不仅仅是针对痛风这一个疾病的。而是对于像高血压、高
血脂等所有合并症的控制。一个健康的饮食,对患者的长期预后都是有益的。」
许多国外的诊疗意见中,会向痛风患者推崇 DASH、地中海饮食。而这两种饮食也并非是
对血尿酸水平产生影响,恰恰是预防高血压和心脏病的饮食模式。李谦华介绍道,国外的
饮食结构并不适用于中国患者。所以在患教时,会让患者参照中国居民平衡膳食宝塔进行
饮食管理。

中国居民平衡膳食宝塔( 2022 )
图源:中国居民膳食指南官网
由于酒精摄入和高果糖摄入已被证实和痛风发病呈正相关 [4-5],在患教中,黄艳依然会
强调对于这两类食物的控制。「这与我们的观念并不违背,酒精、高果糖饮料……这些其
实都不属于『健康饮食』的范畴。长期低嘌呤饮食下,饮食结构的不平衡其实也算是不健
康的饮食。」

「很多患者听到不用注意饮食很开心,以为不用『管住嘴』了,其实是没有理解健康饮食
的含义。」李谦华医生也认为,「放开限制」不等于「毫无限制」。目前来说,很多患者
对于健康饮食的概念可能存在误区,这也是目前患教的重点。
四川省人民医院的风湿科副主任张晶则会按照患者情况,分别处理:「如果患者正处于痛
风急性发作期,我还是会建议患者先限制一下高嘌呤的饮食,等到病情稳定之后,再逐步
放开限制。但放开并不代表百无禁忌,还是应该强调健康均衡的饮食结构。」
我在「吃斋受苦」,家人却在「大鱼大肉」
张晶提到,曾经甚至有患者因为严格的饮食管理而闹起了「家庭矛盾」。
「患者家属听到这个病后非常重视,在家对患者的饮食控制管理得非常严格。」张晶介绍
到,那时提倡的还是低嘌呤饮食,当患者看到自己「受苦」而家人却在「大鱼大肉」时,
产生了心理不平衡,从而引发了很多矛盾,也容易使患者对治疗产生自暴自弃的心理。

图源:图虫创意
对患者而言,除了自己努力接受治疗外,也十分需要从家庭中获得支持。
「像现在提出的遵循健康的饮食结构,很多家庭其实很愿意陪患者一起做出调整。当患者
得到这种来自家庭的支持,依从性也会更好。」
近年来,我国的高尿酸血症发病率呈现明显上升与年轻化趋势。统计显示,我国高尿酸血
症总体患病率为 13.3%,痛风患病率为 1.1%。痛风已成为我国仅次于糖尿病的第 2 大代
谢类疾病[6]。
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而《中国高尿酸血症与痛风诊疗指南(2019)》则指出,随着更
敏感、更特异的影像学检查方法的广泛应用,无症状高尿酸血症与痛风的界限渐趋模糊。
所有高尿酸血症与痛风患者都需要一个长期、甚至是终生的病情监测与管理 [7]。
「要让患者能接受这样一个长期与病共存的状态,最好就要把疾病对患者生活的影响降到
最低,让患者感受不到自己与正常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异。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提高患者
依从性的措施。」张晶说道。
「毕竟,如果患者连依从性都难以保证,那再好的药物治疗、再好的管理都无济于事。」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