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想念蓝湖

想念北海道

山上那静謐的蓝湖

那湖心寒风细雨都藏于

其中

 

那是看不见说不出的

痛。而痛

也是一种情

 

谁说

蓝湖心中的

情    比林中的蝉翼薄?

 

 

菲律宾特色的画作

 

是画作

或是心门?

 

奇美的构图

令人感动    想起

一些藏在心里面的

人、事、物

 

紧闭的门

不轻易让人看清孤独

寂寞

 

 

看海六行

 

波涛汹涌    起伏

浪花绽放    凋零

 

几乎看尽了人生- – –

 

是否

也看到大海包容整个天宇的

胸怀?

 

 

烟台大雪

 

下大雪

心情冰冷    跟大地一样

结霜

 

一片白茫茫- – – –

 

是牵掛

抑是关怀

覆盖了这整个世界

 

亲爱的。你在哪里?

病了病了

只怕伊人瘦成了一𢇁看不见

轻烟

 

 

 

和权(菲律宾)

 

—————————————————

 

 

凤凰山的石湖

昨夜梦见
仙子的明镜
滑落凤凰山

谁抛下几块顽石
想激起浪花?

烟雾不答应
涟漪旋转舞袖
护卫倒影的天

我在岸上等
掷过戏雨的鸟
捞起它折叠翅膀
[遇见]又恰恰
叫落花载走

 

叶彤 (马来西亚)

 

 

—————————————————

失而复得的欣喜

 

 

今年初我偕老伴出国,是参加本地一家旅行社所主办的哈尔滨十日游。二十九位团员加上领队维妮共三十人,于一月七日凌晨从樟宜机场起飞,前往沈阳。

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降落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我们这一团,便在司机师傅小王开车,女导游小杨的带领下,展开十天的冬游。

从沈阳出发,我们的行程包括吉林、长白山、镜泊湖、雪乡、亚布力和哈尔滨。导游小杨非常专业,抵达每一个景点之前,她都会通过车上的麦克风,用生动活泼的方式加以介绍。小杨也和维妮互相配合,细心地照顾好每一位团员。整个旅途中,我们体会到天寒地冻的滋味,观赏到漫天的飞雪,还在雪雕与冰雕的童话世界里流连忘返。

对所有团员来说,十天的冬游可说是非一般的经历。除了挑战自己的极限,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类智慧的结晶,还有四个失而复得的欣喜。

 

手机失而复得

 

第一个晚上,我们入住吉林的豪华酒店。次日早上的第一站,是去流经吉林的松花江边探访阿什哈达雾凇长廊。

由于气温和湿度的差异不大,我们无缘与雾凇见面。但是,松树下白茫茫的积雪,此段松花江永不结冰的神奇,冬季候鸟成群结队在空中展翅飞翔的壯观,雪地上配合优美歌曲的广场舞,所有这一切,足以让团员们眼前一亮,每个人的手机都忙个不停。

小杨约好的归队时间到了。回到旅行车上,我发现师傅久久都不开车。问了小杨,才知道是团里的一位年轻女生把手机给丢失了。女生的妈妈和哥哥正陪着她在雪堆里做第二次的搜寻。

手机遗失在厚厚的雪堆里,寻找谈何容易?过了好一会儿,母子女三人才带着失望的表情回到车上。经验丰富的小杨只好拨通手机,替女生向当地的公安局报案。

 

旅行车开动了,目的地是长白山。几分钟过去后,女生的母亲突然大喊,说她在重看手机里的视频时,确定女儿的手机是滑落在一棵矮松树下的雪堆里。她要求小杨和团员让她们回去现场做最后的努力。

幸好旅行车还没开上高速公路,团员们也都同意让司机师傅掉头回到遗失手机的周边。母子女三人匆匆忙忙地下车,不久之后,他们回到车上。女生兴奋地晃动着她手上的手机,喊道: “ 找到了!”

过后,大家才获悉,女生正在念大学一年级。她手机里最重要的东西,是她的专题作业。如果找不回手机,她几个月来的努力就将前功尽弃。多亏她母亲的细心观察,以及她们那种不轻易放弃的精神,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母子女三人,尤其是女生所显露出来的失而复得的欣喜,绝对是笔墨所难以形容的。

 

另一个手机失而复得

 

离开海林去雪乡的途中,老伴找不到她的手机。

她似乎想起来了。早上,她在酒店用餐时,曾经打开她随身携带的小布包。后来,她还在餐桌下捡回一条掉落的珠链。她猜想手机应该是同时掉了出来,由于手机的颜色不显眼,因此自己没有觉察到。

小杨知道后,立刻拨电与她同个公司的一位导游联络。幸好对方所带的团尚未离开酒店,小杨请求她的同事赶快到餐厅里去寻找手机。不久之后,小杨收到同事的短信,并附上手机的照片,正是老伴所遗失的手机。

我们这一团先抵达雪乡,小杨的同事在傍晚时分也来到雪乡,并把老伴的手机送了过来。老伴的手机失而复得,当然是喜出望外。

 

背包失而复得

 

在雪乡,我们乘坐专车到羊草山上观看雪景。这是雪乡的最高峰,积雪甚厚,也更加寒冷。大家在雪地上自由活动、录像拍照之后,都迅速地躲进附近的旅客中心避寒。

 

下山的专用车来了。登车之前,老伴惊觉她的背包并不在身上。小杨知道后,赶紧回去旅客中心寻找,把老伴的背包拿了回来。

由于是在登车之前发现的,老伴才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找回背包。无论如何,这也是一种失而复得。

 

另一个背包失而复得

 

从哈尔滨乘坐高铁回沈阳,由于我们上下高铁的车站不是起点,也不是终点,因此高铁只会停留4分钟。知道团员们都有大件小件的行李,小杨一再强调,大家必须眼明动作快,才能夠顺利上下高铁。

上高铁离开没问题。快到沈阳高铁站时,大家也都先后离开座位,抓紧时间从存放处拿回自己的行李,然后站在门口等候下车。

终于顺利下了高铁,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时,老伴问她身边的一位男团员:“ 你只有一大一小 (的行李箱)? ”

男团员如梦初醒,露出紧张的神情。原来,他的背包还留在高铁的车厢里。他立马冲回车厢,终于拿回了他的背

包。他一下车,高铁就关上门开走了,可说是有惊无险!

男团员有些激动,他说,当他回到车厢,大喊他忘了带走背包时,车厢里的乘客都很主动地让开一条路,让他能及时拿回背包。他翘起大拇指,称赞乘客们的素质和包容。

当然,男团员也庆幸自己的失而复得!

 

吴振钦(新加坡)

 

———————————————————————————————————————————-

 

逃亡路上

 

 

( 编者前言: 1979年中“投奔怒海”,  现居加拿大的黃应泉, 是本刊的元老文友之一,  2016年初曾先后在本版发表了《我》和《亡命岁月》。在《亡命岁月》后记里, 作者写道: “ 撰写的目的, 不外是让新一代知道当年上一代发生的事, 人类应在历史回顾中得到教训。”  近日,  黃应泉又有新作《 逃亡路上》系列回忆文章,  特此连载, 以飨读者。)

 

  1. 龙蛇混杂

      网友Hue Tran 曾经提问 从监狱走出来是否还需要入读大学进修 读书人最难抗拒的就是求知和学习“ 书有未曾经我读” 何况 “ 学而时习之 温故而知新” 整个人生就是在不断的学习中求取进步。

      监狱是一所社会大学 是一部百科全书。蛇龙混杂之地 如何在黑白两道中求取生存空间是我最大的挑战。

     在囚室里我遇上了黑白两道的龙头大哥从而得益不少 监狱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场所。

     被囚禁的 “ 异议分子” 都是著名的学者和教授等 和他们交谈等於翻阅一部百科全书  我从一位园艺家身上学会了原来每棵植物或水果都有雌雄性之分  他的农塲大部份种植 “ 薄荷树” (Cây bạc hà) , 专门供应给越南餐馆煮 “ 酸汤” (Canh chua) 用。他告诉我薄荷茎光身的是阳性有条纹的是阴性 西瓜也一样 秃身深色的是阳性 浅色有纹的是阴性。万物繁殖 (人类更不用说都是阴阳调和配合的成果。所谓 “ 独阴则不生、孤阳则不长” 。这位农佃因為拒绝献出他的三亩半耕地和政府 “ 公私合营” 而入狱。

    一位黑帮老大 (毒贩教我日后可在商场上应用的如何销售毒品的 “ 蛛式分佈网” 。毒品的 “ 金字塔” 分销正是商学院所教授的联锁分销推广法 (Marketing) , 日本的 “ 株式网” 和近年北美洲的 Amway  Forever 的重迭式利润的营运概念也大同小异。

      毒品的分佈在每个城市设有一个总代理 辖下有三个分销站 每个分销站有三个流动零售零售的热卖地点设在高中学校、夜总会 (酒吧和红灯区附近。

     高中生成长中的好奇推动了对毒品的嚐试 夜总会的璀璨霓虹製造了夜夜笙歌和红灯区的声色犬马也提供了毒品的销售空间。

     一位 “ 民运部” 官员和我谈政治时 他叫我如果有人问起我们谈甚么说我们打算出狱时合作找地耕种 為国家生產尽一分力。他分析马列主义如何衍生社会主义的共產思想。他意识到弱国被强国出卖的悲哀 越南共和国失陷 完全是大国幕后政治交易的牺牲品。

         监狱是蛇龙混杂 囚犯是卧虎藏龙。

 

  1. 劳改集中营

      一家三口在狱中度过近两个月时间 妻儿逢农历新年获特赦 我则被送劳动改造。那是一座位於 “美福西” 社阴森恐怖的集中营四周围绕着河流与丛林。刚到步时哈遇上一群没有亲人探监的囚犯还在午膳 (白饭和稀少餸菜) , 个个缺乏营养骨瘦如柴 (若皮包骨) , 令人不寒而慄。及至在营中生活几个月后 自己也开始减磅而见怪不怪了 

      所谓 “ 劳改” 就是当苦役 越共对囚犯极尽苛刻糟蹋之能事。(当年苏联把异议分子遣送到零下七十度的西伯利亚集中营劳改 很多囚犯受不了寒风袭躯而不支倒下。我们每天早上七点鐘就要出外劳动直至到夜晚七时 有时分配的工作未完成更要做到九点夜晚。所做的就是 “ 掘坑」(Đào kinh) 引水入田 替越共耕田  种植 (蔬菜和养殖 (猪、牛等)。禾田和菜园收割时 有当地商人来收购 所得利润全数放入负责该劳改营的髙干口袋里。猪牛羊也由囚犯照料 养大后也由囚犯宰杀然后转分售给口袋有钱的囚犯 (能够有能力在三餐里自陶腰包增添餸菜的大部份都是华人偷渡客)。越共髙干收入颇丰 全部由囚犯经营 髙干坐享其成。

      有一次在 “ 掘坑” 的时候 一名狱友不慎铲中自己的脚指姆 血溅泥地该名狱友只能忍痛继续完成任务。但见他用黄土 (銹泥Đất sét) 塞住伤口止血 真奇怪过几天就伤口癒合了。(难以置信莫非这是 “ 天生天养” 的大自然定律 没有感染发炎、不需吃消炎药或注射 “ 破伤风” 就自然痊癒了)

      劳动改造由共干去指定 囚犯当然没有选择的餘地 最难忍受和不合卫生的是被分配到种植组负责製造肥田料把泥土用人力犂鬆 再把人粪 (囚犯的屎和尿倒进泥土里赤手空拳去混和 (“ 搅匀” )

     劳改营内分 “ ” 管理  “ 队长” 一名 越共叫它做 “ 队书记” (Thư ký đội) , 看管五十名囚犯左右  这名队书记由髙干委任 他也是有犯罪案底的卒但服役年资在十年以上 早已视 “ 劳改营”  “ 养老院”  , 忠心於改造的教条 

      劳改营允许囚犯的亲人每月来探监一次。送进来的包裹 (通常都是乾粮一定要折开由队书记严格检查提防有枪械运送 

      营规明文规定不准递送金钱 但如果愿意让队书记 “ 抽水” (百分二十的话 队书记就会视而不见 

        这个世界就是金钱掛帅 (我时常都说 除生命无法购买外 金钱是万能的) , 在共產制度下的劳改集中营 偷渡犯群中不乏堤岸富商 他们在服刑期间也有得吃乾瑶柱、冬菇和海参等… (待续)

 

                                                                                                                                                          黃应泉 (加拿大)

 

所谓 “ 劳改” 就是当苦役

 

 

++++++++++++++++++++++++++++++++++++++++++++++++++++++++++++++++++++++++=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