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YD 194(2018.9.29)

0 17

诗4首

 

《一声断喝》

 

每次观赏落日,不是

忧鬱,就是伤心

 

黄昏才发现,它竟是

一声断喝:醒!

 

 

《抽烟的老人》

 

什麽是人生?

 

他笑了:

把烟圈吐得更圆

更完整

 

 

《街景》

 

威风凛凛 有人站在

餐厅外剔牙。满脸愁苦

有人在垃圾堆里翻找幸福

的厨馀

 

路灯看在眼里。欲哭无泪

 

 

《倾听黑暗》

 

站在窗前

面对无尽的黑暗

彷彿在閲读

历史

 

黑暗的中心

似乎传来一阵阵

凄厉的

喊杀声

 

奈何 你只能

默默地

倾听

 

 

和 权(菲律宾)

 

--------------------

 

 

 

酝酿 外一首)

许多片清醒录音着我们

不去编号的备忘录

通通泛起苔的革命

 

可能我们错置日子

偶遇便找到了发亮的意义

错得太美又像夏季

你是春天还是秋天

 

我只想当九月的碗

打烂前盛满满的阳光

温暖嘴里那亩稻田

 

等到收割,我们镰刀碰上稻穗般

亲密地抚摸彼此

把秘密都交出了梦的乳汁

 

抒情其实不远,让我们温习恋爱

平原压进胸膛

给你躺着练习日光浴

 

读日记某页藏有你生前缺席的脸

书签住喜怒哀乐,那时

Related Posts

刚酿好米酒来灌溉你

直到你找到泡沫的隐喻

 

 

静静

地球将接生岛屿

水位举高地平线

我在救生圈上

升起眼睫的海拔

望穿铁锚自远方

牵着脐带沉入

一脑海的梦

成为极静的声浪

 

 

陈伟哲 (马来西亚)

 

------------------

 

 

見过几次面的杏影

 

 

在新华文坛,我有幸見过杏影、姚紫、鍾文灵、沈橹 (沈爱华) 、魯白野、范北羚、李汝琳、丁冰、丘絮絮老师、连士升、林健安、苗秀、姜凌、李过等名家,也从他们的举止言行作品当中,学会许多文学创作的秘诀、经验等,都是终身学不尽的宝库。

 

回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时,我乘搭了吐虹的"史古特",到加東一带排屋拜访杨守默〈杏影) ,見面后,由杏影亲自带頌我们到家附近的咖啡店,喝咖啡、吃福建面,谈了一个下午。当时还记得他谈起:年轻人,要加紧阅读多些书,读点好书,不必急于提笔创作。

我在1958年出版的《书与人》,读过杏影写的"好人好书"。是的,好书多了,读的人多 了,世上的好人,也就会愈多起來。

 

杏影原名杨芳洁,又名杨守默,笔名里奇、公孙哲、爱欲生等。1911年生于中国四川简阳県,留学日本,主修英国文学。二战结后,曾在南洋商报担任翻译,也在华侨中学教书。

 

报业贡献可以说是杏影一生的亮点。1954年一直在南洋商报副刊服务,直至1976年离世为止。

 

杏影编的副刊有《文风》、《新苗》、《南洋公園》、《青年文艺》、《文化》等。

我的第一篇习作《在火车上》,是在五十代发表在《新苗》上,月尾还收到十块钱稿費,往后,杏影还把几篇习作,转登在南方晚报的《绿洲》。还有《南洋公園》的短文小品等。

 

我有几次和吐虹到罗敏电南洋商报找连士升、杏影邀稿。有次在杏影的办公室,他見到我时说道: "近日你寄來《山城再見》,写得很凄凉,感情真挚,《文风》将安排刊出"。可是一个月后,突闻到杏影病逝,当时,只觉得失去了一些東西,啊! 人生的遭遇,是一梦而己。后來,此篇习作,不知辗转到哪里?

 

我也曾和徐帆一同到罗敏申报社見杏影,印象深隽难以忘怀。之后和徐帆到海南街吃牛腩米粉,记忆却是难忘的。我喜爱他写的《书与人》、《趁年轻的时候》、《愚人的世紀》、《想想写写》等。

 

杏影是我怀念的前辈之一。

 

(稿于3-9-2018年联邦街.女皇镇)

 

莫河  (新加坡)

 

-------------

 

追寻南极光

 

不在乎路途遙远,需在飞机机仓,呆坐15小时之久,万般无奈。

不在乎去处正是严冬,天寒地冻,冷風呼呼。

为的是追寻夢寐以求的南极光。传说南极光別有一番茫茫之光,照得四周呈現奇異夺目之光采,令人驚嘆。

2018年8月6日踏上旅程,前往NEW ZEALAND 之南端。旅行团号称《新西兰追寻南极光之旅》

好久好久以前,曾赴NEW ZEALAND 旅游。同是NEW ZEALAND, 当年称为纽西兰,現在却改称为新西兰。将外文译为中文,可採用音译,也可採用意译。纽西兰属音泽,十分正确。新西兰,似乎不東不西,新《NEW》是意译,而西兰则是音译。也许正因世界本耒就不东不西。

哪一年去? 想不起耒了。只記得谢和成夫妇帶了他们的公子静平,大多是 JALAN KAYU 的乡村朋友,一起组团。紐西兰遍地是牛羊,而我们团也不甘示弱,共有三羊即:杨亞弟、杨树杰令侄及杨有瑞。静平一點也不平静,是个蹦蹦跳跳到处乱闯的小孩。如今,他已成家,让和成晋级成为老爷爷,並且联合静紅与靜立,使和成孙子孙女滿堂。

坐上旅游車,遠眺蒼天开闊,白云朶朶飘扬。一路可見雪山連連,缘草如茵。碧诲茫茫。玉色泉湖,突入眼廉。更有各顏各色娇艳花朶盛开,惹人疑惑,这难道是冬天嗎?

右手撑着手杖,助我一腿之力,左手由ANDY导游拉我一把,安然脱離十分陡峻而危险的岩石,跨上山峰,一睹冰川、山谷及瀑布。冬天的瀑布,雖无浩浩滾滾之雄姿,可也急急忙忙直下奔流冲锋,声响充耳 ,倒也別具一格,十分壮观。

乘着前往布拉夫海港小鎮的渡轮时,海浪滔滔,洶湧澎湃。船仓左右摇摇摆摆,坐立不稳。我团有三位女团员葷船,一位低头伏息,一位小吐,一位不时呕吐。还好,都平安上岸,並且迅速恢复元氣。

回程途中,有一位十分文静黄色皮膚小姑娘,与我面对面坐在船仓座位上。我以华语问她《妳耒自中国何方?》她默不作答。改用日語问她,仍然沒有回声。只好用英语询问,她竟用純正的华语说道《我是中国人》。交谈之下,才知道她从小在纽西兰長大,受教育。父母耒自马耒西亞沙巴,现在纽西兰另一海港TE ANAU小鎮居住。双親经营旅游精品BOUTIQUE超过卅年。家中尚有一位兄長。她指着前面一群高声漫谈嘻嘻哈哈的洋青年男女,说是她的学院同学。現在正当学校假期,学校组团遨游纽西兰四方。全团只有她是華人。她与俭苏很好交谈,似乎一見如故。並与俭苏合影。这位姑娘,芳齡17。会听、会读,也会写华文。他们一家四口在家中都以华語交谈。我請她用中文写下她的名字及住处。她毫不猶豫写了:  彭子菱,家住得安惱。字体端正,秀丽。

有三位团员恰好于8月耒到人间,即陳世田、LILY及杨有瑞。华运旅行社特別安排大蛋糕为我们庆生。世田請大伙喝红酒及吃寿麵,並畅谈飲少量紅酒之好处。他对各品牌紅洒颇有心得。LILY的先生ERIC PHUA,特地买了一大束鲜花,表演下跪献上鲜花给爱人以示真心。我則唱了一首自以为唱得較顺口且有意味的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回礼。

用毕晚餐,团员纷纷走向餐厅一傍的购物商场。当我走到门口,背後被輕輕一拍,回头一看是位洋小姐,原耒她的团员邀我为他们唱一首歌。我说我只会唱CHINESE SONG。她说音乐无国界。结果,我很乐意地为这一群廾多位的洋人,唱了不久前在武吉巴督声乐班徐瑛老師教导的《乘梦飞翔》。他们也为我唱生日歌。这该是旅游四方以耒,居然有人听我不入流的歌唱。

朝着面向南极纽西兰大陸最南端,我们兴致勃勃地拍照留念以自豪。乘南半球最陡的缆車,俯瞰悠悠小鎮夜景,另有一番景色。在SIGNAL HILL,在牧人教堂,任大地冰凍,任天空吹來冷風拂拂,眼望滿天星星亮晶晶,我们痴痴地等,南极光千呼万唤不出耒。

有一个早晨,我陪俭苏6时左右出去漫步,等待日出。拍了照,步回宿舍,遇見主人,他告诉我们,南极光一年出現至多两三次,他也沒有福份,未曾目睹南极光之光茫。

两夜陣雨,打乱了夜间上考文山天文台观看慧星的陣角,无法如願。

这团中,我算是長老,年紀最大。中国人问我,老先生你几歲?我回答78。洋人问我,你多老?我回答77。78是按媽媽每年替我做生日时告诉我多大了的说法。妈妈似乎不知道我在阳历哪一天出世,总是按农历替我庆生。77是遵照白纸黑字打在出生纸与登記上的計算。

因为心中有梦,虽然追踪不到南极光,我们还是高高兴兴 ,乘梦旅游。

论拍攝,我是全团中最差勁的一個。多谢侨生、益良多次为我拍照。

由於时差搞乱了睡眠。心血耒潮,胡乱塗写,如果读了觉得浪費你的保贵时光,尚请谅解。

 

杨有瑞   (新加坡)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